首頁 > 書庫 > 《墓從今夜行》墓從今夜行在線閱讀 腹黑攻 墓從今夜行下克上

墓從今夜行

現代言情已完結

《墓從今夜行》作者:冢離、,現代言情類型小說,主角:花非煜,周周,本小說主要講述了: 借著月影迷離,光線昏暗,地上那男人一個鯉魚打挺跳到床上,而后將花非煜的脖子一勒,另一只手里的槍就抵在花爺的太陽穴!花非煜登時發出

|更新:2019-09-20 08:43:57

在線閱讀
  • 讀書簡介
  • 免費章節在線閱讀
  • 評論
《墓從今夜行》作者:冢離、,現代言情類型小說,主角:花非煜,周周,本小說主要講述了: 借著月影迷離,光線昏暗,地上那男人一個鯉魚打挺跳到床上,而后將花非煜的脖子一勒,另一只手里的槍就抵在花爺的太陽穴!花非煜登時發出

《墓從今夜行》免費試讀

借著月影迷離,光線昏暗,地上那男人一個鯉魚打挺跳到床上,而后將花非煜的脖子一勒,另一只手里的槍就抵在花爺的太陽穴!花非煜登時發出極慘痛又嘶啞的悶哼,那一張標準的二世祖臉正巧在月光下,無比的痛苦和掙扎,還有恐懼——

“救、救我……”

他嘶啞說著,身體發抖,臉像小白菜葉色,可憐極了卻也是……

可憐之人必有可恨之處!

雖然我不清楚花滿樓里有什么過節和背叛,可我也懶得清楚,因為這關我們仨什么事兒?花非煜他自己家的問題,憑什么扯上我和重慶的命?還拿我的命來威脅周周不許說,他怎么就不主動跟我們說起,讓我和重慶有個準備?要我看——

借著誰的刀,要殺誰,還不一定!

看著床上地上那群花滿樓叛徒的刀,我假設這群人智商再高那么一點點,今夜動手之前先給我和重慶下迷藥安眠藥,那么,我跟他現在絕對的替死鬼!

“喲,花爺這是求誰救呢?我?還是我老大?”

周周想法跟我應該是差不多的,冷笑一聲后,呸了一聲:“你趕緊殺了他!你們花滿樓的事兒我們懶得搭理!”

我也如此想法,但懶的言語,直接轉身要走,卻沒想到的是,重慶開了口,問的竟是——

“晚間飯菜里的藥,誰下的。”

我猛然偏頭看他:“飯里還真有藥?”

那不過是我剛才的假設,誰知竟成了真……

“花非煜!你這個混蛋!你居然還下藥!”周周立刻怒罵,而我也死死盯著花非煜的方向,我真想剖開了這人的心看看到底多黑!也是這時候看向重慶,有兩個疑問——

他到底怎么得罪了花非煜,要被他弄死;

還有,既下了藥,我怎么沒事?

第二個疑問,重慶想到了,看我道:“別擔心,我把飯菜換過一份。”

說完,那邊兒的男人啐了一口唾沫,又勒緊了花非煜的喉嚨,“那正好,你們也巴不得他死,我就……”

那個時候花非煜想說什么的,卻被勒住喉嚨,只能拼命的掙扎,而那勒他脖頸的人低頭道了句“老子這就送你上西天”然后我猛然喊了一句——

“住手!”

生死一瞬間,那男人的手指都已經發力又停住的看著我,而花非煜早就閉上眼睛,渾身發著抖,臉唇都完全白了,愈發襯得耳朵斜后方連著脖頸的那塊紅色紋身印記,如火如荼……

“又怎么了?你們不是有仇么!”男人再說話的聲音忽遠忽近,很像是幻覺,只因為我的眼睛和注意全部都在花非煜那僵固著揚起下巴的姿勢上,這個姿勢正好看得見耳后那處紋身,酷似長矛的纓穗,又像吊墜的流蘇穗,那紋身叫我激動!

“說話!”在那男人有些煩躁不安的聲音里,周周也走過來:“白板,你怎么了?”

我回過神,發現重慶、周周、那男人,甚至花非煜也在看我,都是疑惑的,唯有花非煜眼里很快變成了求生,一如當年的我,也渴望著生……

算是托了我這面癱臉的福,在那些疑惑的眼神里,周周忽然就冷冷獰笑著,摸下巴:“哦——我知道了,老大是打算親手送這渣爺一程?”

周周這一說,持槍的家伙手一頓,“不行!我要親自解決了他!”

我背在身后始終持短刀的手捏緊了,面上則就勢冷漠的看向他:“不好意思,我這人生來如此,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可人若犯我也是錙銖必較,所以……”

說到這里,我在那男人蹙眉、目光全在我這里時,猛然出手!

咻——

雙臂用了十足的力氣,快如閃電的短刀瞬間射中男人咽喉,他吃驚的張大嘴,極不可思議、發出最后的遺言,一聲呃后,槍落在床上,人更是倒下來!

鮮血在暗沉光中很像是黑色,花非煜在那“黑血”快蔓延到他身旁時,才蹬蹬的退兩步,然后猛然去抓槍被周周眼疾手快的又飛過去一把匕首,騰的撤回來手,后退好幾步,緊張的看著我——

“你,你別過來!”

周周一聲冷笑沒說話,手里還有一把匕首,漫不經心晃著,而我則看著花非煜那張臉……盡管這張臉和記憶中的少年有些差別,可是,女大十八變,男人應該也會變吧?并且,他變樣子,我也無所謂,我不在乎。

“我救了你。”我說的時候,目光灼灼的看他,希望他能記起那件事,可是,他的眼中……只有害怕,“對!你救了我……然后要親手殺了我!”

他這會兒倒是聰明了,可他想錯了,我真的是想救他,但他還誤會著我——

“這樣,你想要多少錢,我都可以給你,甚至那個墓都給你也行,我還有兩三座三國時期的墓……就這些,真沒了!可你殺了我,就再也沒人能找到了……”

“呸!臭不要臉的二世祖,當你有錢有墓了不起啊!我老大也會看風水,不用你來給!”周周在后面啐罵著,我卻心里很復雜,第二次,心情沉郁難耐,第一次,是我父親去世,而這一次,因為他不記得我了。

正如同我做不出生動的表情,我也不會進行一場生動的久別重逢,我不知道該怎么繼續說下去,索性就去把短刀從死人喉嚨里拔出來,說句“你不殺伯仁,可伯仁差點因你而死”后,站起來,甩了甩刀上的血,然后記起我第一次殺人……

記得那是我七歲生日時,我和父親去集市屯糧,然后被人販子當成了男孩子給偷走了。

其實七歲的我已被父親訓練兩年半,有些三腳貓功夫,能擋得住正常人的攻擊,可那天綁我的,是個特有江湖經驗,功夫還不錯的人販。

人販子把我直接帶去賣給了一個大戶人家,卻那人家要求當場驗貨,猛然發現我是個“不帶把兒”的假貨,二話不說的把人販子毒打一頓,丟出門外,而吃了虧人販子被我也偷襲傷到了腦袋,怒急之下把仇恨都爆發在我身上,將我狠狠毒打一頓后……賣去了窯子。

那年雖小,可也能察言觀色,明白那些肥頭大耳,膀粗腰圓的老男人都不是什么好貨色,尤其他們不斷摸著女人大腿,將手伸到女人衣服中抓捏,捏的女人哭著喊疼還不放手時,我就準備逃了,只可惜,這里的人比人販子還要離開,個個都是練家子,我又被毒打過一番,根本還擊不了,于是,一個嗜好虐待幼女的老男人將我帶去房間里后,我想也不想的用路上順手抓來的鑰匙,狠狠扎在他的耳后!

他太胖了!被我這一扎并沒有死去,反而兩個大耳刮抽的我眼冒金星,更是被血刺激的暴怒著掐住我的喉嚨……

少年,就是在那時破門而入。

砰的一聲,他身后跟著的兩個穿唐裝男人,一個把那老男人從我身上扯走,另一個則將我扶起來,然后,我就聽到少年說:“我救了你……”

頓了一頓,走上前來,遞給我一把刀——

“但下次你不見得有好運遇見我,所以……”

當他說這句話的時候,我根本不等他說完,就跳跑過去,直接一刀插在那老男人的心臟!狠狠的壓下去!任由鮮血濺在臉上,而后方,少年嘴角扯扯,點著頭說了句“很好”后,走了。

當他從我身旁走過去的時候,我看見了他耳后的紋身,正是花非煜耳后的紅色穗子。

當時,我問了一句“你叫什么”,并未得到答復,追出去也沒有再看到他,反而樓下傳來打砸的聲音,是我父親來救我了……

這件事,是我多年以來深埋在心底的秘密,畢竟,誰也不想告訴旁人自己被賣過妓院,萬一被懷疑不清白怎么辦?所以——

除了那個少年,他知道我是清白的,我就一直在找他……

想他既穿著唐裝,那定然跟古董或者古典的生意有關,可是我怎么也沒想到——

闊別了將近二十年,他根本不記得我!

甚至!

他怕我,怕的一下躲到床角兒,忽然怯生生的喊著姐夫,“姐夫救我!我錯了,我以后再也不怨你了,你就看在我姐的在天之靈,救救我,我以后再也不畫小紙人咒你了……”

姐夫?他喊得誰?沉郁的心再度恢復跳動,我被勾起好奇,因為放眼屋內,周周不可能,我也不可能,那姐夫……是重慶?

重慶從方才問過藥后就一直沒說話,也沒動過,這會兒被喊姐夫,也依舊無動于衷,聲音寒漠的解釋:“我已經說過很多次,我與你姐素未謀面,你別再亂認親戚。”

他這么說完又看向我,“你到底殺不殺。”

我心說句當然不殺,面上還沒想好怎么說,而天生面無表情讓花非煜還是害怕的發抖,對我也服著軟:“浮生,我錯了,我可以給你錢的,我真錯了!”

他喊的聲音也不對,臉更是越看越無法跟記憶里的少年臉重疊:會不會認錯了?會不會這個紋身別人也有?

這么想時,前方花非煜忽然站起來,一掐腰——

“算了!你殺吧!小爺死了做鬼也不放過你們,還有你!你這個薄情郎,我姐那么喜歡你,你見都不見她一次!等我死了,我一定跟我姐纏死你!纏死你!來、來殺我吧!但你們記住,我哥是絕對不會放過你們!他一定會為我報仇的!”

他破罐子破摔的大罵大喊之后,就那么站著,倒有些帥氣,而我卻眼睛一亮的追問:“你哥?”

花非煜氣勢不減的一揚頭:“沒錯!我哥是文物局一把手付心薄,你敢殺我,他一定能弄死你們三個!”

“沒出息的東西。”

忽的,重慶罵了這么一句,罵完走過來,繞過我面前,直接到花非煜臉前,倆人側立在窗口,個頭相當,一個是臨死前的雄赳赳

《墓從今夜行》精彩評論

    恭喜閣下成為修真界唯一錦鯉!您的獎勵清單如下!1:每天早上6點30分,修真界最大仙女團體組合YCY48叫早服務:每天起床第一句,先給錦鯉打個氣!2:無限制日期各大宗門暢游通行證一張。3:如果錦鯉先生來到斗馬宗,可憑身份兌換肝血寶馬一匹以及低階魔獸一只,并贈送永久紫云翼烤雞翅自助餐券。4:由圣龍宗提供一次九龍拉棺送葬服務:帝王服務,殯至如歸!5:魔電宗電音小王子吳一鰻SKR演唱會永久觀摩券一張:嗨skr人!……各種歡樂,力薦

    為您推薦

    言情小說排行

    人氣榜

    2019七星彩图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