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書庫 > 《傾城太子祭祀妃》一葉傾城 天才太子妃 忠犬攻 傾城太子祭祀妃全文免費閱讀

傾城太子祭祀妃

古代言情已完結

今天小編帶給各位書友們造紙農不吃魚原創小說《傾城太子祭祀妃》,主角是慕巖,莫蘭,文筆極佳內容精彩,相信各位鬧書荒的朋友們都會喜歡這上本書的,書中主要講述 西城驛站。 “大人,天都快黑了,我們這是要去哪兒?” 男人顯然并不想回答慕巖的問題,摸到馬的位置后,“好馬?” 慕巖一愣,只好回

閱文集團|更新:2019-09-26 08:40:54

在線閱讀
  • 讀書簡介
  • 免費章節在線閱讀
  • 評論
今天小編帶給各位書友們造紙農不吃魚原創小說《傾城太子祭祀妃》,主角是慕巖,莫蘭,文筆極佳內容精彩,相信各位鬧書荒的朋友們都會喜歡這上本書的,書中主要講述 西城驛站。 “大人,天都快黑了,我們這是要去哪兒?” 男人顯然并不想回答慕巖的問題,摸到馬的位置后,“好馬?” 慕巖一愣,只好回

《傾城太子祭祀妃》免費試讀

西城驛站。

“大人,天都快黑了,我們這是要去哪兒?”

男人顯然并不想回答慕巖的問題,摸到馬的位置后,“好馬?”

慕巖一愣,只好回答,“是。從西城軍隊要來的,說是用以傳信,速度耐力都是極好的。”

男人點了點頭,翻身上馬。

慕巖抽了抽嘴角,“大人,你是要騎馬上街嗎?”

男人的食指在馬背上敲了敲,“是啊。”

“可您......可是看不見啊......”慕巖糾結的斟酌著話語。

“他們以為我這個瞎子看不見,我闖點禍又如何?”男人挑了挑眉,說完可能是覺得自己的主意妙極了,嘴角都彎起了一抹清淺的弧度。

“......”慕巖不知道如何反駁。大人才從外邊回來,又要騎馬出去鬧事,真是沒歇會兒。

男人是隨意找的方向,只要目的地不變,鬧出的動靜越大越好,不是嗎?馬兒緩緩走到了上街最繁華的地方。

西荊一向熱鬧,來自不同地方的人總愛交集在一起交流不同的文化。街道兩側有茶樓,酒館,當鋪,偶爾林立著院落,和著小商販叫賣的聲音,暮色的夕陽余暉落在這西城上街,西城的百姓揚起笑容,穿梭在街道之間。

“駕——”男人右手一陣,黑色的馬兒仿佛一瞬間換了靈魂,剛才行走的慵懶全都化作了疾馳的力量,馬兒直直沖往人群之處。

馬蹄下塵土飛揚,慕巖騎著馬追過來,一路大喊,“快讓開!快讓開!”他一邊喊,一邊想象接下來的雞飛狗跳。

上街兩側的百姓聽到了慕巖的叫喊聲,看到了男人駕著疾馳過來的馬兒,一陣驚呼,誰也來不及咒罵,慌忙著躲過疾馳的馬兒。

男人的馬闖過街道,撞倒小商販的臨時小攤,一片片倒地的噼啪聲響起。男人的馬很快,甚至不多時就要穿過上街最繁華的地處。

背后的百姓瞧見馬走到了前方,紛紛站起。

人群有人忽然想起男人蒙著白布的眼睛,“什么人!蒙了眼睛出來騎馬!”西荊的治理一向嚴格,以西城為首,從建城開始,哪怕是西城最頑劣的公主也未曾如此做法,當真是草菅人命!

“哪里是蒙了眼睛!那分明是個瞎子!”

“是啊!剛才他騎馬的步調,分明不似看得見!”

男人的聽力極好,所有的言論他都聽了進去。他沒有說話,只是右手輕輕扯動了韁繩,馬蹄驚起,長嘯一聲,又往身后的百姓奔去!

正在咒罵的百姓一直看著馬,馬驚起長嘯的瞬間就提起了心神,哪里還會繼續咒罵,只顧躲藏。

疾馳間,一陣琴音傳入男人的耳朵,明明輕靈歡快的曲調,他卻聽出了絲絲悲涼之意。

男人微微有些喘息,心臟莫名的悸動,和他前幾日進宮時一樣的感覺。一直輕垂的左手蜷縮著手指,手心一層薄薄的汗,他忽然不知道該做什么了。

前方百姓紛亂,雖未撞上誰,街道已不復剛才的繁榮,夕陽下的上街凌亂不已,男人終于滿意,不再回頭。

男人一來一去其實不過一會兒,剛離開上街,身后就來了官兵。官兵聽了百姓對男人的描述,一時間不知如何。

人群中有人想起了幾日前的城門口,“剛才那人莫不是城門那位?”

那日過后,城門的事流傳西城。

一時間,西城百姓無一不言城門有一貴客殺了將軍。吏部尚書出于懼怕,竟毫不阻攔!皇宮言官的死更是鬧得風風雨雨,百姓私下討論的無一不是這個神秘的貴客。

如今這位貴客又在街道鬧了如此之事,已經有人在判斷朝廷定會同之前一樣默不作聲!

男人騎著黑色的馬匹直徑闖過凌波街,到了云湖街。云湖街不似上街,這里多是達官貴人。

男人的目的地是出云茶莊,馬匹直沖而入,門口的守衛,甚至里面正在品茗聊天的客人都未曾反應過來。

“吁——”男人喊出示意馬匹停止的話,右手卻提起一股內力一震,黑色的馬受了驚,開始在茶莊的一樓疾馳起來。

“攔住他!”一名守衛大喊。

旁邊一人拍了拍那名守衛,手指疾馳的馬,“大哥!這......你看他.....”像是有什么話語卡在喉嚨,驚駭令他的舌尖都有了顫栗。

那被人叫做大哥的守衛順著他的手指,這才看見雙眼蒙了白色紗布的男人,精美的玄色長袍,最分明的是那疾馳間若隱若現的絕世容顏。

“停。”那名守衛感覺腿有點軟,“去樓上請大小姐!”

混亂。這是慕巖看到的第一感覺。

一眾守衛在一旁倉皇又無力,優雅品茗的客人彎腰躲藏,桌椅翻倒,茶水的清香蔓延在了楠木制的地板上。

“大人——”慕巖掩住笑意配合起來,一聲大人充滿急切與擔憂,只是沒有行動。

“秋三。”女子淡淡地聲音從二樓傳來,“保護好大人。”

白色衣裙的女子斗篷遮面,從樓下望去,只瞧見她白皙的下巴和殷紅的嘴唇。

慕巖瞳孔一縮,明白了殿下所有的行動。

女子從二樓飛身而下,右手飛出一根長鞭,長鞭的速度比之馬兒奔跑的速度,還要快上幾分!一瞬間長鞭便綁住黑色馬兒的后蹄,女子殷紅的嘴唇勾起一抹嗜血的笑容,右手用力一扯,這一扯之下,馬匹肯定翻飛。

一旁的秋三蓄勢待發,馬匹一翻,他就上前接住男人,定不會出現半分差錯,男人不會受傷,這出鬧劇也可以結束。

琴音忽然變得急促,那股悲意越發濃厚。

男人的右手放開韁繩,撫上忽然跳動的心臟,微微張開的薄唇有了絲絲戰栗,一張臉雖然瞧不見那雙被白色紗布蒙住的雙眼,卻讓人看出了一股極端的欣喜與渴望。

“慕巖!”男人的聲音在混亂中尤其清晰。

慕巖迅速拔出腰間的軟劍,速度快到了極致,盛烈的劍氣直指女子面容。

女子一瞬間做出決定,長鞭收回,卷屈,堪堪抵擋住鋒利的劍尖,劍氣切斜,白色斗篷的左側被削了一道口子,隱約瞧見有幾縷墨發緊貼著面頰。

“大人這是何意?”女子殷紅的嘴唇一張一合,頗有魅惑之意。

“對面是什么地方?”

女子銀牙一咬,又有所顧忌,只好答道,“堇色苑,西城最有名的妓院。”

男人抿了抿薄唇,轉頭與女子面對面,食指敲打著馬背,語氣冷淡,卻有了一絲肅殺之意,“你剛才是想要傷了我的馬兒?”

“小女子只是怕大人在疾馳之下受傷.......”

“小女子?”男人嗤笑一聲,“但愿吧。”

男人輕震手臂,黑色的馬朝著門口緩緩走去。

女子殷紅的嘴唇微張,看著男人的背影,似是想到了什么,手指都痙攣起來。

男人坐在馬匹之上,看著眼前的堇色苑,他行動一向果決,聽著琴音,一時間沒了主意。

“大人?”慕巖在身后輕輕叫道。

男人心神一震,一瞬間做下決定,一股奇異的力量流淌在周身,身后的慕巖震驚的看向他,話語中盡是勸告之意,“大人!”

男人沒有理會,藍色的力量緩緩聚集在瞳孔之處,男人透過紗布看向堇色苑,堇色苑里面的場景盡數暴露在男人的視野。

夕陽已落,唯有天邊一抹紅霞遲遲不去。慕巖警惕地握緊長劍,殿下大幅度使用靈力,他不得不防。

甫一黃昏,堇色苑就拉開了夜生活的序幕。

白紗遮住了蘇朝歌的面容,只露出了一雙眼睛,她一身紅色長裙,白色的毛絨保護著脖頸,端坐在二樓上層,纖細的手指在琴弦上撥動,琴音便從那里傳來,琴音婉轉,繾綣而來,清理歡快之間夾雜汩汩愁思。

一旁是翩翩起舞的米谷兒,輕步搖曳之間,長發飛舞,裙角翻飛,笑得清麗而魅惑。

如此佳景,不論一樓還是二樓的看客倒是感嘆贊美片片。

男人看向彈琴的女子,靈力匯聚,遙遠處也可以細看那紅色長裙,似藍似白的絲帶勾勒出女子美麗的弧度,收攏的袖口,采自南方蠶蠱朝夕吐露的真絲所制,天下別無二件。

其實所謂的重逢不過是陰差陽錯后的遙望。

男人的手緊緊攥著韁繩,青色的血管突突地往上冒。那張蒙面的臉,那明亮的雙眼,獨一無二的紅裙,女子的身份呼之欲出。

之前雖然見過面了,但那只是猜測,當這種猜測化為現實的時候,他終究是比自己想象的更為激動。一如莫蘭山熟悉的眉眼,一如多年前哀傷的琴音,她就是她,八年過后,依舊能吸引他視線的她。

他動了動僵硬的手指,他就知道,她穿上這條裙子,一定比藥初更美。

他的心似乎開了一朵花,一種驚喜順著血液蔓延至全身上下,嘴唇也不禁漾起溫柔的弧度,我說過,我們一定會再次相見,這次,我一定護你周全。

他貪婪地看著她,他知道,自己白布下的雙眼肯定透露一種叫做眷戀的情緒。莫蘭山上為了療尸毒、救她于斷魂藤間,回來后就馬不停蹄的去鬧事,一路上為了避免撞倒行人,今日一天費了不少靈力,現在又如此聚集剩余不多的靈力,仔細貪看她,他雙眼劇痛,一陣強烈的暈眩席卷而來。

慕巖看著忽然穩不住身形的男人,神色一陣驚慌,匆忙上前抱住男人,飛身而起。

蘇朝歌皺眉看著手指的殷紅,心有所感的往一樓看去,只瞧見了一抹淡藍色的絲綢穿梭在玄色之間,有點像是莫蘭山上遇到的那位大人。皺眉收回了視線,她忽然間覺得好累,彈琴也索然無味起來。

《傾城太子祭祀妃》 免費閱讀章節

《傾城太子祭祀妃》精彩評論

    單女主(慕巖,莫蘭)偽后宮文。穿越到異世界,成為魔族三皇子,然而并沒有什么卵用,主角(慕巖,莫蘭)能力相當低。小說主要內容就是拍電影出游戲。文筆相當不錯,也挺有意思的。結局比較突然,當然也有一些坑,沒有填。感覺主角(慕巖,莫蘭)的性格比較奇怪

    為您推薦

    言情小說排行

    人氣榜

    2019七星彩图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