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書庫 > 《厚黑江湖》厚黑學 全文無彈窗閱讀 厚黑江湖免費試讀

厚黑江湖

武俠已完結

新書《厚黑江湖》全文在線閱讀,作者牧羊的小男孩,主角王石,張成,是一本武俠類型的小說,精彩章節節選: 回到廚房,暗自慶幸。果然這狗頭心思縝密,要想搞死他還真不容易。現在急切的想取攪屎棍的人頭是不可能的。且不說一招天王蓋頂打不打得死

閱文集團|更新:2019-09-26 16:39:18

在線閱讀
  • 讀書簡介
  • 免費章節在線閱讀
  • 評論
新書《厚黑江湖》全文在線閱讀,作者牧羊的小男孩,主角王石,張成,是一本武俠類型的小說,精彩章節節選: 回到廚房,暗自慶幸。果然這狗頭心思縝密,要想搞死他還真不容易。現在急切的想取攪屎棍的人頭是不可能的。且不說一招天王蓋頂打不打得死

《厚黑江湖》免費試讀

回到廚房,暗自慶幸。果然這狗頭心思縝密,要想搞死他還真不容易。現在急切的想取攪屎棍的人頭是不可能的。且不說一招天王蓋頂打不打得死他,就說一但驚動了寨子里的土匪,這么多人怎么打,自己除了右手掌一招天王蓋頂,又不會其他功夫。雖然是一掌下去可以摧碑裂石。畢竟不是像拍蒼蠅那么簡單。人家不可能站著不動讓你拍。王石一邊坐在灶前往爐子里加柴,一邊思考。門外傳來腳步聲:“你飯做好了沒,老子都餓了。”王石扭回身,尋聲望去只見兩個小嘍啰站在門口向里張望。

“馬上就好了,剛才被大王叫去問事情耽擱了一會。”王石解釋道

“什么屁事,不就是賴子死了嘛。當了土匪活一天是一天,說不定哪一天就輪到國人了。”說著兩個嘍啰就往餐廳去了。這句話里的“國人”,這是四川方言中“自己”的意思。

過一會又來一群人到廚房問,過一會又來一波人到廚房問,王石都把那幾句話去解釋。看看鍋里水滾開了,肉香味飄的寨子里四處都能聞見。黑矮的狗娃大步走了進來:“你煮的什么肉這么香!”王石笑著說:“黃牛肉!”

“黃牛肉,你騙鬼!”狗娃不相信,用拷問的眼神看著王石。

“真是黃牛肉!”

“山寨里又沒殺牛,哪里來的黃牛肉。”說這就伸手去揭起鍋蓋,一股熱蒸汽撲面而來,他趕忙把頭歪在一邊用左手把蒸汽扇開。

“真是黃牛肉,是張胖子把肉放在儲藏室里的,我看見了,在不吃怕天氣熱起來就壞掉了。”

“肉好了沒,煮了多久了。”狗娃一邊問左手去旁邊拿了一把勺子在鍋里舀了一塊肉起來,往嘴里送。邊嚼著:“已經好了只是還有點硬。算了等不得了。大王在催。”

王石去拿來一只木桶提到灶臺上舀了一桶,盛了一半桶粥,用扁擔挑著跟在狗娃后邊。路過餐廳就聽見里邊眾人都大聲呼喝,“已經好了嘛,這是給大王送飯去了。”

“真是,我們人這么多,不先讓我們先吃。”

“就是,我們自己動手去。”

一幫小嘍啰看見王石送飯去了,跑到廚房拿起碗就去鍋里撈肉,你爭我奪,不一會一大鍋肉就被搶光了,還有不少人在埋怨沒吃飽。

王石回來看見廚房凌亂不堪,鍋里的肉已經被搶光了。灶臺上,擺滿了吃過的碗筷,大家吃完飯都各自散了,張成富從門外走進來:“你要沒肉吃了,都被搶光了,剛才本想幫你留點,可是人多留不住。對不住啊。”

王石笑著說道:“謝謝你。”

“謝我什么。”

“謝謝你幫我解圍啊,表哥!”兩人相視而笑。

“你為什么要幫我。”王石疑惑的問

“我就知道你肯定是打死了人或者就是偷了東西,跑到山上來躲避官府。我猜的對不對!”張成富一幅調皮的表情看著王石

“對對對!被猜中了。我就是為了躲避官府,沒辦法才偷偷跑上山來的。”王石借機附和他。

“所以嘛,都是天涯淪落人,怎么能不幫你呢,在說了看你也不是什么窮兇極惡之徒。肯定是跟我一樣被逼上梁山。”

王石追問道:“講講你的故事。”

“沒什么可講的,以后有的是機會。對了今晚上你煮的這是什么肉,我怎么從來沒吃過這種奇怪的肉味。”張成富疑惑的看著王石。

“張胖子的肉!”王石猶豫了幾分鐘,才小聲的說道

張成富聽完,一手指著王石,接著就跑到門外哇哇大吐起來,吐了好一陣子。王石看著張成富在門外大吐,忍不住搖了搖頭,:“早知道他會吐就不告訴他了。”

張成富吐了一陣子從門外進來,一手不停的撫摩胸口,用衣袖搽著眼淚、走到王石身邊小聲說:“張胖子也是你殺的!”

“是的。”王石若無其事一副滿不在乎的樣子。

“你就不怕我去大王哪里告你。”

“你去告好了,我是你表弟。表哥你說對吧。”王石說完得意,笑嘻嘻的望著張成富。

“算你狠,真沒看出來。你做么子不先告訴我這是人肉,害老子吃了那么多。想想都TM惡心。”

“我沒機會告訴你,先又被喊去問話,接著回來就沒看見你。又要去送飯。哪里有時間來給你報信。反正也沒毒。怕啥子嘛。”王石一富吊兒郎當的邊說邊笑。

“我也還沒吃飯,中午還剩些粥,你剛才估計也都把腸胃清空了。來來,我請你喝點粥。”王石說著話去拿起一只碗盛了一碗粥遞給張成富,自己也盛了一碗。吃完粥,聊到半夜,張成富回后邊睡覺去了。

山寨里里,只有幾個頭領是單獨的一間房住著,其余嘍啰都睡在一間大屋子里,兩邊是木板上面鋪了些棉被。中間一條過道。王石剛來也不知道哪里睡覺,如果去和土匪們一起擠大床睡,肯定會惹起懷疑。

張成富出去后,王石把廚房門關上,就在廚房中間的地上水缸旁邊,用枯草鋪在下邊,上面在蓋了些草,拿了一截木頭做枕頭,睡到半夜就做起噩夢來了。看見張胖子滿臉是血,嘴里不停的喊“還我頭來!還我頭來!還我頭來!。”急的他滿頭大汗,猛的驚醒坐起來,看看灶臺上油燈,黃黃的燈光照的滿屋子都昏昏慘慘,身上衣服都汗濕了。

“M的!真是應了古人那句,不做虧心事不怕鬼叫門了。”王石自言自語的說,情不自禁的把目光投向了儲藏室,黑漆漆的木門,突然也變得陰深可怖了。自我安慰了一番。繼續倒頭睡下,側著身子背對著水缸,時不時看看儲藏室的方向,好像張胖子會突然從里邊出來找他索命似的。一直挨延到天亮。

一夜沒睡好,白天就有些犯困。吃過中午飯,倒在柴堆里竟然睡著了。正睡的香,狗娃走到門外用力拍門啪!啪!啪!“開門,小張!小張!”

王石聽見拍門聲,揉了揉眼睛:“誰呀!”

“我,狗娃,快點開門有事給你說。”

王石開了門狗娃進來習慣性的,左右東張西望四處看:“今天晚上大王要帶領兄弟們去渠馬鎮打豬草。馬上趕緊造飯吃,酉時就要吃飯,戌時就要出發。”

“打什么豬草,又不喂豬!”

“哎呀!你真笨,打豬草就是去打劫的意思。比我還笨,沒救了!”狗娃說著把兩只手背在后邊,做出一副老氣橫秋的樣子來。說完就走了,回頭又丟下一句:“你馬上做飯哈,耽誤了出發的時辰,大王可饒不了你。”

看看正是未時,酉時吃飯,也就是五點多的樣子,還有三個小時。王石打起精神去儲藏室舀米拿肉,開始忙活起來。

這渠馬鎮距離獅子山相去四十多里地,中間還隔著黃土嶺,從來沒去過,也是個人口稠密的地方,鎮上和漳州城相隔僅二十里,而且是大路,可通車馬。平時攪屎棍比較謹慎,擔心會遇到官兵。今天狗頭建議去渠馬鎮,一來可以多劫掠些錢糧。二來也能探探虛實。如果遇到官兵,能戰就戰不能戰就撤。狗頭又定下了詳細的撤退方案。攪屎棍覺得可行。所以打算今天晚上去試試。

攪屎棍收拾停當,手下嘍啰個個摩拳擦掌,精神抖擻。拿刀的刀光映日輝,拿槍的槍頭閃銀霞,人人好似下山虎,個個要當楚霸王。

黑鬼當先鋒前引,攪屎棍后隨,點起人馬正要出發。王石從廚房跑出來,直到攪屎棍跟前:“大王你今天下山,也帶上小的,見見世面。”王石說著抱拳鞠躬

這王石是想跟著去渠馬鎮,看看鎮上藥鋪弄點毒藥。好下手。老是在山寨里呆著,難道還真留在這里做廚子不成。

攪屎棍聽了哈哈哈大笑,:“你小子,好吧,就帶上你。”讓狗娃去后邊倉庫里找了一把樸刀,遞給王石。

眾人一路疾馳,走了半個多時辰,天快黑的時候,到了黃土嶺,攪屎棍傳令,讓弟兄們稍勢休息一會,王石坐在路邊一塊石頭上,遙看黃土嶺,一層一層的稻田,禾苗綠油油,幾個村民干完農活正往家走,農家小屋黑黑的屋頂,煙囪升起藍白色炊煙,被微風輕拂消散在天空中。四周安靜極了。遠遠的能聽見一兩聲狗叫。

攪屎棍每次出去劫掠。路上定下規矩,不準說話,所以雖然四十多人的隊伍,都黑壓壓的坐在路上,卻沒有一點動靜。休息了一刻鐘。攪屎棍揮了揮手,前面帶隊的黑鬼站起身帶著人就出發了。后邊的人也都默不作聲的跟著,一路疾奔向前。

向前快速行進了一個多時辰,王石已經累的上氣不接下氣,身上穿的一件黑布短卦被汗水浸濕了,像是剛從水里撈出來的。其他匪徒也都個個喘起了粗氣,天色已經黑透了,月亮還沒升起,四周黑漆漆的。腳下的路走的人多了,踩得好像油光光的,在黑夜里發出淡淡的白色。

正走的疲乏,前面的隊伍停了下來,一個小嘍啰從前面快步跑到攪屎棍面前說道:“前面就是渠馬鎮了,我們已經到了鎮子外面。”攪屎棍讓大家伙先休息休息,把氣喘勻了,整理刀槍準備進鎮子,開始搶。

休息了十幾分鐘,王石用手抹去額頭上的汗,正眺望著鎮子里,張成富靠了過來,小聲在耳邊說道:“一會進了鎮,別亂跑,跟在我后邊。”

“恩知道了。”渠馬鎮中間一條大路,兩邊幾排房屋,臨街住著商戶,后邊都是些莊戶人家。整個鎮子住著兩三百戶。攪屎棍指揮群匪只搶臨街的商戶,匪徒們一進鎮子就開始敲門打戶,手里拿著明晃晃的刀槍,只要有人稍有反抗就用刀劈死。搶奪錢財,**

《厚黑江湖》精彩評論

    黑暗向,種馬推土機,春秋時期。不得不說這主角(王石,張成)原先是還有感情的,當真心愛主角(王石,張成)的兩個妹子被一個算是愛主角(王石,張成)的女主(王石,張成)嫉妒給陰死,甚至連孩子都流產了。雖然 這女主(王石,張成)被主角(王石,張成)關一個院子給關瘋了。但這主角(王石,張成)徹底成推土機,沒有感情了,一路BABABA推倒N個妹子,大結局更是喪心病狂和自己的女兒BABA還生下孩子

    為您推薦

    言情小說排行

    人氣榜

    2019七星彩图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