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書庫 > 《第一神醫:冷王的刁蠻小王妃》 straight(直人文) 第一神醫:冷王的刁蠻小王妃LOLI

第一神醫:冷王的刁蠻小王妃

古代言情連載中

完結小說《第一神醫:冷王的刁蠻小王妃》是小小的獅子最新寫的一本古代言情類小說,故事中的主角是許晴,龍緣草,文中的愛情故事凄美而純潔,文筆極佳,實力推薦。小說精彩段落試讀: 劉太醫的到來給眾人又增加了一些信心,在經過大約半個時辰的看聞問切之后,劉太醫走出了房門,卻也是滿臉愁容,令眾人心中一緊。 “劉大

|更新:2019-10-01 00:42:44

在線閱讀
  • 讀書簡介
  • 免費章節在線閱讀
  • 評論
完結小說《第一神醫:冷王的刁蠻小王妃》是小小的獅子最新寫的一本古代言情類小說,故事中的主角是許晴,龍緣草,文中的愛情故事凄美而純潔,文筆極佳,實力推薦。小說精彩段落試讀: 劉太醫的到來給眾人又增加了一些信心,在經過大約半個時辰的看聞問切之后,劉太醫走出了房門,卻也是滿臉愁容,令眾人心中一緊。 “劉大

《第一神醫:冷王的刁蠻小王妃》免費試讀

劉太醫的到來給眾人又增加了一些信心,在經過大約半個時辰的看聞問切之后,劉太醫走出了房門,卻也是滿臉愁容,令眾人心中一緊。

“劉大人,如何了?”許韞驍上前一步問道。

“公子這是身中劇毒,脈象奇特,下官也只能一試,沒有十足的把握。”劉太醫斟酌著開口。

眾人對視一眼,都是難掩的失落,沒想到連宮里的太醫都沒有把握,難道真的是要聽天由命了嗎?

“還請劉大人盡力而為,這位公子是我許家的救命恩人。”許韞驍朝劉太醫作了一個揖說道,這種時候也沒有其他辦法了。

“丞相大人言重了,這是下官的份內之事。”;劉太醫關不及許韞驍,連忙回禮。

因為身份的關系,許韞驍帶著劉太醫親自前往書房開具藥方。

“劉太醫看好了病,那咱家也就不多加叨擾了。”黃生見自己坐在那里不僅多余而且讓他人徒添拘謹,于是也識趣地離開。

“許小姐,貴妃娘娘讓咱家帶句話,要是有空,可多去尚福宮走動走動。”擦肩而過的時候,黃生在許晴因耳邊快速說道,等到她反應過來回頭的時候,人已經走遠。

怎么尚貴妃跟盯上她了似的,許晴因心中念頭一轉,又落到了臥床的纖塵身上。

書房,兩人,靜默。

許韞驍看著劉太醫原本無比順暢的書寫突然停頓了許久,不禁探眼望去,只見劉太陽眉頭緊鎖,似乎是在做什么強烈的思想斗爭。

懸空的毫筆終于承受不住墨汁的重量,緩緩了掉下一滴,暈染了整張宣紙。無奈,劉太醫只能將原本開好的藥方去掉,重新下筆。

“劉大人可是內心有什么顧慮?”許韞驍原本不想多加干涉,可是在劉太醫一連換掉三張宣紙之后,還是忍不住開口詢問。

“不瞞丞相大人。”劉太醫像是等這句詢問等了很久,有些如釋重負般的放下了手中的毫筆,嘆了口氣。

“雖然下官對于府上的這位公子的病癥不慎了解,但是解毒之法下官研究多年,倒不是沒有應對之策。只是這其中的一味藥……”

“劉大人不妨直說。”許韞驍心里想著這都什么時候了你還給我在這里賣關子。

“這解毒的方子里,需要一味至關重要的藥引,名為龍緣草。只是……”劉太醫依舊是一副為難的表情,許韞驍卻是明白了。

龍緣草世間少有,據說是長在大蛇居住的地方,歷來千年的蛇為蛟,蛟又被世人稱作“小龍”,而這龍緣草的由來就是在那蛇蛟的洞穴深處,但并非所有過千年的蟒蛇洞穴就有,這得看緣分。所以龍緣二字,便是取自此意。

就許韞驍所知,目前市面上浮出的龍緣草只有兩株,均是由邊境小國蜀國進貢給天盛皇室,一株在五年前已經用掉,現在國庫里應該還有一株。

可是這得來不易的龍緣草,即便是他貴為丞相,也沒有立場去問皇上要這種稀有藥材。

“丞相大人,您看……”劉太醫見許韞驍遲疑,不知道這藥方是要寫不要寫。

“劉大人不必有所顧慮,先將藥方留下,其他的,我自有分寸。”許韞驍私心想著,就算不能去問皇上要,說不定暗地里打探一番,江湖上會有所發現。

將藥方留下之后,天色已晚,許韞驍又盛情留兩位大人用膳,被黃生婉拒。

“咱家還要回宮向皇上復命,就不多加打擾了。”即便是被冷落了兩刻鐘,一見人黃生那張臉還是笑容可掬。

“下官也要回太醫院復命。”劉太醫附和道。

“那本官就不多強留了。”原本也就是場面話,說說也就過了。

回到清安院,許韞驍將情況一五一十的跟等著的人說清楚,然后就去處理自己的事了,讓盧依依在這邊幫襯著,畢竟偌大的丞相府不能只圍著這一個人轉。

“真的沒有其他辦法弄到這龍緣草嗎爺爺?”許晴因看的是依舊不容易露面一次的許尚盷,雖然他對纖塵的情況也十分的上心,但還是避免不了忙碌自己的事情,走原本就定好的計劃。

許尚盷放下手中的茶盞,沉吟片刻,搖頭:“我會派人去排查的,不過據我所知,龍緣草的稀有性的確如同世人所說那樣,要想在市井上找到一株,實屬不易。”

許晴因暗地里瞟了沈慕醉一眼,他也低著頭沒有反應。

煙籠寒水月籠沙,許晴因跟著沈慕醉回到了清飲居,心情異常沉重。

“咔嚓……”

“咔嚓……”

“咔嚓……”

許晴因終于忍不住翻了個白眼:“你能不能別砸了?”

沈慕醉依舊慢條斯理的進行著,直到又過了一刻鐘,砸核桃的聲音才算停。

“喏,吃點核桃補補腦。”沈慕醉捧著一手的核桃放在許晴因面前,漫不經心的說道。

許晴因看看核桃看看他,想笑卻笑不出來。

“還是一無所獲,卻不能坐以待斃。”許晴因一小顆一小顆的吃著,沈慕醉的手也就那么放著,動作有些滑稽。

“你能拿到龍緣草嗎?”許晴因想起他的身份,有些小希冀。

“之前在纖塵的房里你不是已經眼神示意過我了?”沈慕醉見她吃的歡,也不甘寂寞的吃了一顆。嗯,果然自己砸的核桃比較香甜可口。

“如果現在生命垂危的是我,而我的身份又能見光的話,那我的確能得到那株草。很可惜,沒有一種可能成立。”

許晴因盯著他:“你真冷血。”

沈慕醉嘴角一彎:“他對我又沒有救命之恩,我們素不相識,你想我怎樣,像你一樣茶不思飯不想的?我可沒有這么多愁善感閑情逸致。”

許晴因低頭繼續吃核桃,對沈慕醉的言論不可置否。的確,素不相識非親非故,他最近這些日子能夠陪在她身邊已經實屬難得,她實在沒有什么立場去要求沈慕醉表現的跟她一樣心急如焚。

“你也過了。”

“什么?”

“我說你對他的關注也過了,雖然他救了你爺爺,或許他現在這個情況也是因你而起。但是只要你全力以赴了,也沒什么值得內疚不安的。”

深秋已至,習習夜風溜進了窗樞的縫隙之中,竟然撩起了許晴因垂在胸前的幾絲秀發。

“你說的都對。”許晴因吃完了核桃拍了拍手,然后伸出右手放在胸口,感覺沉甸甸的。

“可是怎么辦,良心就是過不去啊。”

第二天是難得的秋高氣爽艷陽天,現在許晴因連修煉都擱置在一邊了,一心一意一頭扎進了藏書閣,連沈慕醉久違的不見人影都沒有引起她的重視。

感覺忙忙碌碌了很久,其實也才過去八九天。劉太醫不算白來,他開的藥方即便是除去了那最重要的一味藥引,也起到了不錯的緩解效果,起碼現在的纖塵不再吐血了,而且能夠吃點流食。

入夜時分,許晴因才發現今天沈慕醉從早到晚都沒有在她面前出現過。

“三少爺?奴婢也不是很清楚,小姐如今整天吃也吃不飽睡也睡不飽的,奴婢這一顆心都掛在小姐身上了。”蘭雁為她調好了洗澡水,埋怨道。

“難道他也被什么事情給牽制了?”許晴因不解。

許尚盷那邊沒有半點風聲,倒是去上早朝的許韞驍帶來了好消息。

“皇上賜下了龍緣草?”盧依依詫異地看著自家相爺,這龍緣草何其珍貴,皇上怎么會一聲不吭的說賜就賜呢?

“讓我更覺得奇怪的是,這株龍緣草,好像是尚貴妃求情求來的。”許韞驍埋頭思索,尚氏一族不在京城,他們丞相府跟尚貴妃也沒有什么來往,若真要硬扯關系,只能說當年尚氏還是權貴之家的時候,未出閣的尚貴妃身為尚府的嫡小姐,跟盧依依來往匪淺,不過這些都在后來的十幾年的歲月給沖淡了。

“上次黃生就提點了我一下,說尚貴妃好像特別關注我們丞相府的動靜,這次還費了不少功夫去幫我們弄來了那難得的龍緣草,并且沒有露面,像是不愿意明目張膽的讓丞相府承情。”許韞驍打開了錦盒之中裝著的龍緣草,若有所思。

“會不會是貴妃娘娘在向丞相府示好,為二皇子鋪路?”盧依依猜測道。

“且不說尚貴妃對二皇子有沒有這份心,就二皇子如今的身體狀況來說,皇上是不可能會將儲君之位傳給他的。再說如今的丞相府并不想之前表現出的那樣收到皇上器重,尚貴妃下的這一步暗棋所為何故啊?還真是一時半會折磨不透。”

“那就先別想了,尚貴妃有何目的是何緣故到時候自然就會知曉了,還是先按照劉太醫的藥方將這龍緣草熬了吧,你是沒看到因兒最近幾天急的。”盧依依催促著他趕緊的將龍緣草松開,她讓貼身丫鬟云見送到藥房去。

“你說因兒是不是對那什么纖塵公子上了心?”將事情安排妥當之后盧依依跟許韞驍嘮嗑著。

“不會的吧,聽世兒的意思,那位纖塵公子就是服用了因兒開的藥才會變成這樣的。”

“你是說是因兒給他下了毒?這怎么可能!”

“就世兒這么想,我當然是不相信因兒會無緣無故的做出這樣的事情。”

龍緣草給了眾人一線生機,許晴因聽到消息從那橫七豎八的書架中刨出來,雀躍的去了清安院,然而面對她的卻是冷言冷語的奇巖和那緊閉的房門。

“我家公子剛服藥歇下,許小姐還是明日再來吧。”奇巖頂著大大地黑眼圈神色依舊不善。

“咳……是晴因嗎?奇巖,讓她進來。”纖塵虛弱的聲音秒殺了奇巖無聲地抗訴。

“怎樣了,好些了嗎?”這是許晴因無數次的問出這句話,都快成為一天中出現頻率最多的句子了。

“感覺好多了。”纖塵謙和的笑著,示意許晴因坐下慢慢說

《第一神醫:冷王的刁蠻小王妃》精彩評論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寫的還是不錯的。作者(小小的獅子)對官場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爭應該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紅刃的廝殺。更不像很多官場腦殘文,官斗就是拉幫結派,最后在常委會上玩舉手的游戲。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許晴,龍緣草)成為遼東省長,后面的內容就成為雞肋了。也許作者(小小的獅子)構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員的眼光,氣魄還有思維。情節大多都是日常瑣事,裝逼打臉,大大拉低整《第一神醫:冷王的刁蠻小王妃》的格調,真的非常可惜。雖然小說里的女性角色都寫的不錯,但是還是覺得應該單女主(許晴,龍緣草),心目中還是希望能坐上那個位置的人是一個有道德潔癖的人。

    為您推薦

    言情小說排行

    人氣榜

    2019七星彩图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