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書庫 > 《妖瞳狂妃》妖瞳狂妃花香居 平胸小受文 妖瞳狂妃網盤

妖瞳狂妃

古代言情已完結

《妖瞳狂妃》是夜白寫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說,內容新穎,文筆成熟,值得一看。《妖瞳狂妃》精彩章節節選: 青竹居在國公府的西院南邊,往南是一片竹林,往北是國公夫人早年讓人挖出來的映月湖,湖的北面就是國公夫人的悅蘭居,國公夫人原以為那青

|更新:2019-10-04 00:45:28

在線閱讀
  • 讀書簡介
  • 免費章節在線閱讀
  • 評論
《妖瞳狂妃》是夜白寫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說,內容新穎,文筆成熟,值得一看。《妖瞳狂妃》精彩章節節選: 青竹居在國公府的西院南邊,往南是一片竹林,往北是國公夫人早年讓人挖出來的映月湖,湖的北面就是國公夫人的悅蘭居,國公夫人原以為那青

《妖瞳狂妃》免費試讀

青竹居在國公府的西院南邊,往南是一片竹林,往北是國公夫人早年讓人挖出來的映月湖,湖的北面就是國公夫人的悅蘭居,國公夫人原以為那青竹居早晚都會是段子萱的居所,因此國公夫人對這湖的設計花了不少心思,映月湖上水榭亭臺一應俱全,十分精致,湖的南面離青竹居極近的地方還建了一個玲瓏閣。

只是國公夫人怎么也沒想到她竟也有替他人做嫁衣的時候,這個“他人”還是一貫受她們母女欺凌的妖女,穿過映月湖往青竹居去的路上,國公夫人越想越氣。

而早就帶著心腹駐扎進青竹居的蕭青在國公夫人踏出悅蘭居時就收到了消息,估摸著國公夫人快到了,蕭青就親自守在了青竹居的門口。

“見過夫人,見過大……二小姐。”

國公夫人一怔,止住了腳步,同時攔住要發火的段子萱:“我聽說咱們國公府的大小姐搬來青竹居了?”

蕭青垂著眼,不卑不亢地回答道:“正是,聽說是大小姐先前的住所被毀,國公爺這才將大小姐安置進了青竹居。”

這話聽起來倒是有那么點兒暗指段子萱自作自受的意思。

“原來如此,”國公夫人微微頷首,倒是看不出有一絲不悅,“大小姐可在里面?我進去看看她。”

“夫人請留步。”蕭青側出一步,擋住了國公夫人的去路。

“大膽!”路被攔住,段子萱當即怒喝一聲,“你是什么身份,竟也敢攔我娘的路?!”

“萱兒,不得無禮!”國公夫人狠瞪了段子萱一眼。

在蕭青面前還逞什么威風?這蕭青是什么人?是國公府的護院統領,是國公爺的心腹之一,出門在外也算得上國公爺的半張臉面,最要命的是這人只忠心于國公爺,她試了幾次都沒拉攏成功。

她在后院里做的那些事情國公爺興許是真的不知道,可這蕭青不可能一點兒都不知道。如今他們井水不犯河水,她不惹蕭青,蕭青也不會去國公爺面前多嘴,可若她得罪了蕭青,那她也得吃不了兜著走!

沒理會段子萱的囂張,蕭青繼續對國公夫人說道:“夫人恕罪,大小姐今日才搬進青竹居,丫鬟婆子們正在里面灑掃布置,青竹居里面正亂著,實在不方便待客,請夫人見諒。”

“瞧你這話說的,”國公夫人的嘴角揚起,巧笑嫣然,“大小姐可是我的半個女兒,她要住的院子豈能讓下人們布置?下人們布置的地方能給國公府的大小姐住嗎?若是叫國公爺知道了,還當我苛待大小姐呢。”

“夫人言重了,”蕭青眉心微蹙,心道這國公夫人果然不好唬弄,“只是……”

“蕭統領,讓夫人進來吧。”

突然聽到段南歌的聲音,蕭青不由地扭頭往青竹居里看去:“可是大小姐,夫人和二小姐金貴,若是在青竹居磕著碰著了,卑職萬死不能謝罪。”

蕭青這話是提醒段南歌這對母女來者不善。

“哪有這么嚴重?”段南歌輕笑兩聲,“國公夫人又不是不長眼睛,也不是三歲的孩子,哪兒那么容易磕著碰著?蕭統領這樣將人攔在門外,不知道的還當是我恃寵而驕,在國公夫人面前端架子,這罪名我可當不起。”

猶豫再三,蕭青還是側身讓開了路:“夫人里面請。”

國公夫人這才抬腳進門,面兒上笑得溫柔似水,心里卻是怒火滔天。

她一個國公夫人都指使不動蕭青,那妖女卻只用三言兩語就讓蕭青改了主意?難不成國公爺是將蕭青送給這妖女了不成?!

如蕭青所言,青竹居里亂得厲害,因為段南歌突然就要搬過來住,且一刻都等不了,所以丫鬟婆子們只能跟段南歌一起進門,然后灑掃整理,屋子里人來人往,灰塵漫天,連段南歌都被逼到院子里坐著了。

段南歌將款步走來的國公夫人從頭到腳地打量一番,也不起身行禮,安穩得仿佛屁股黏在石凳上了似的。

“國公夫人,請坐。”揚了揚嘴角,段南歌極其隨意地指了指自己對面的位置。

“你這妖女,見了我娘竟然不行禮?!”段子萱是欺負段南歌欺負慣了,因而此時一瞧見段南歌那沒大沒小的樣子就來了火氣,一個箭步就沖到段南歌面前,揚手就要打人。

“二小姐慎行!”本是站在段南歌身后的丫鬟一個閃身就擋在段子萱面前,擒住了段子萱的手腕。

“你!你又是什么人?膽敢對本小姐無禮,信不信本小姐叫人砍了你的手啊?!”

若說看到蕭青時國公夫人只是心里憋氣,那看到丫鬟白茗時,國公夫人連面上的笑容都要維持不住了。

在這國公府里,只聽命于國公爺的人大多都是住在前院的客卿,后院之中唯有三人,管家韓光、護院統領蕭青和國公爺書房里的大丫鬟白茗,這三個人可謂是國公爺的心腹,連她見著這三個人都得客氣著點兒,如今國公爺卻送了兩個到段南歌身邊?

將段子萱拉到身后,國公夫人強撐著擺出一個還算是笑容的笑容:“白姑娘不在書房里伺候國公爺,怎么也跑到青竹居來了?”

白茗沖國公夫人福了福身,然后才不冷不熱地回答道:“回夫人的話,奴婢奉國公爺之命來青竹居伺候大小姐,替大小姐打點衣食。”

“哦?”國公夫人轉而看向一派悠然的段南歌,雙眼中嫉恨難掩,“國公爺還真是疼愛大小姐啊,竟將咱們國公府里最能干的白姑娘送給了大小姐,那么書房里現在是哪個丫鬟在伺候國公爺?”

“奴婢不知,”白茗垂著眼,態度不卑不亢,“國公爺自有安排。”

話聽到這里,段南歌不由地抽了抽嘴角。

疼愛她?誰知道國公爺到底是疼愛她還是恨她啊,她原以為蕭青和白茗只是普通的護院統領和普通的書房丫鬟,但從國公夫人的態度來看,這兩個人八成是極受國公爺信任和重用之人,將這樣的人送到她身邊來,往好了說他們是來保護她的,往壞了說他們就是給她拉仇恨的。

瞧瞧,國公夫人的臉色都要黑成鍋底了。

《妖瞳狂妃》精彩評論

    膚淺的民族主義者上躥下跳的太狠了,這書你談什么跪舔洋奴只能暴露你不懂漢語——不懂漢語當什么皇漢,還嫌自己不夠丟人?通篇階級敘事,講的就是小資產階級(中產)的脆弱,看的就是500廢的丑惡。這也是所謂真實感的來源。只懂意淫和自卑的無能狂怒分子討厭這書是理所當然的——審美跟不上看不明白啊。這書不給五星的原因是本質上是跑團記錄,文學性人物塑造都差,冗長緩慢這都是沒必要反駁的缺點。因為這書就是大家其樂融融的游樂場,指著抄襲跳腳仍然是不知道自己丟人反而自豪的無知所致,你知道這書怎么寫的嗎?從同人作者(夜白)到作者(夜白)再到讀者,對這相關的問題都是門清的,大不了棄坑不寫了。這短評就是為了看耍猴而寫的。請猴自行簽到。

    為您推薦

    言情小說排行

    人氣榜

    2019七星彩图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