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書庫 > 《徒兒休走》徒兒橫著走 GC 徒兒休走419文

徒兒休走

仙俠連載中

今天小編帶給各位書友們步千川原創小說《徒兒休走》,主角是陸蘇,大內,文筆極佳內容精彩,相信各位鬧書荒的朋友們都會喜歡這上本書的,書中主要講述 世間沒有那么多的巧合之事,好些的巧合之事其實與“巧合”二字無關。 大內密探“四零”的出現就不是巧合,代號“九九五八”的大內密探的

閱文集團|更新:2019-07-17 16:05:24

在線閱讀
  • 讀書簡介
  • 免費章節在線閱讀
  • 評論
今天小編帶給各位書友們步千川原創小說《徒兒休走》,主角是陸蘇,大內,文筆極佳內容精彩,相信各位鬧書荒的朋友們都會喜歡這上本書的,書中主要講述 世間沒有那么多的巧合之事,好些的巧合之事其實與“巧合”二字無關。 大內密探“四零”的出現就不是巧合,代號“九九五八”的大內密探的

《徒兒休走》免費試讀

世間沒有那么多的巧合之事,好些的巧合之事其實與“巧合”二字無關。

大內密探“四零”的出現就不是巧合,代號“九九五八”的大內密探的出現也不是什么巧合,甚至陸蘇安覺得斷虎找上他也不單單是為了確認雷神模式一事。

“你們這是拿我當猴子耍啊!”

陸蘇安的雙眉挑起,似若挑起的兩桿長槍的槍頭。

九九五八是無意之下參與當中卻在有意當中起了作用的人,知道自己及四零以及其他的大內密探即便沒有拿陸蘇安當猴耍,也有把他當成棋子用,出于對他的尊敬,低眉低頭,低聲說道:“抱歉。”

抱歉是道歉,是表達歉意,陸蘇安不接受九九五八的歉意,他還不夠資格。

陸蘇安目光如槍,裹著鋒銳裹著冰寒,落在四零也就是叫“大內密探”的那個家伙的身上。

四零已然不是黃金集裝箱的模樣,在他從自己身上剝離出飛刀的時候他就恢復了最初的金屬集裝箱的樣子,一同恢復的還有通在他身上的電。

電實際上一直通著,只是這個時候通在他身上的電有受他的操控。

陸蘇安不怕電,即便電是毒電。

陸蘇安不怕飛刀,即使飛刀是飛劍式的飛刀。

四零在殺叛軍,但他也在看陸蘇安,他也明白必須要給個交代,否則陸蘇安不介意叫他暫時交代在此。

“暫時”的“交代”是不致命的交代,是類似之前被點金仙筆點中的情況。

四零不喜歡那樣情況的感覺,未免重復那樣的感覺,主動交代的低聲說道:“我很抱歉。”

四零無疑是大人物,大人物的抱歉來得罕見而有效用,因為大人物不喜歡低頭。

然后呢?然后一個抱歉就完了?想得太美!

陸蘇安提出他的要求:“我要你的飛刀。”

飛刀都如飛劍,又還會炸,且炸了還如飛針,最為重要的是此地乃是無仙國的范圍之內,飛刀就值得索要。

九九五八驚然抬頭,沉聲說道:“前輩,過了!”

四零沉默片刻,也有說道:“你是過了。”

過分了,過頭了,反正是過了,著實是那等飛刀非比尋常,在“十法九難施”的無仙國,在有著禁飛法則的無仙國,堪稱是最好的群攻兵器之一。

最好不一定是最強,但最好一定很好用。

今日埋伏在此地的叛軍的人數不少,個中不乏高手,他們也不缺兵刃武器,可他們對上四零的飛刀竟然是處在被屠殺的境地……!

陸蘇安看重的正是飛刀的好用,才會索要飛刀。

索要而不得,陸蘇安沒有生氣,他退而求其次。

“換成駕馭飛刀的方法。”陸蘇安只打算退一步,“再拒絕,別怪我發飆。”

叛軍這種存在真的就和恐怖分子一樣,只想著顛覆這顛覆那,根本不顧及普通人的生活和生命,他們該死,四零就送他們全部去死。

有個人沒死,他成功的逃了,陸蘇安瞅著那個人的背影,冷哼說道:“你現在不給交代,我是真要發飆了!”

敢情那個人就是一箭射死高傲狗腿子的人,即那個黑衣人裝扮的襲擊者。

四零放過了他,說明他也是一枚大內密探,說明剛剛的埋伏確確實實是四零等人做的局。

陸蘇安是這局中棋子。

承禹之把他當成了棋子,因之送出了弒神槍,四零拿他當了棋子,不因之送出點東西,可能嗎?

四零也懂,也道:“飛刀不能給你,遙控飛刀的方法給了你你也用不了。”

是“遙控”而非“駕馭”,兩者的區別,陸蘇安是清楚的。

就飛劍而言,駕馭飛劍即使隨心所動的馭動飛劍,即人為絕對的主控方,飛劍為絕對的受控方。

“遙控”就稍有不同了,就像遙控賽車,因這樣那樣的緣故,不可能被賽車主人隨心所欲的控制,而且遙控賽車還需要有遙控手柄。

四零猜到陸蘇安有想到它們的區別,便做提議:“換個要求吧,比如換成我給你錢。”

錢是最有用的,也是最無用的,陸蘇安搖了搖頭,堅持要飛刀的駕馭方法。

四零苦笑說道:“真的給了你也沒法用,因為那些飛刀與其說是飛刀,不如說是我的身體的構成部分,因此遙控的方法只有我能用,其他人是用不了的。”

四零是大內密探,還是大內密探的頭子,他的話不可信不能信,陸蘇安就不信,但是不信又能如何?以發飆相逼都逼不了對方的將之交出,對方就是真不想交出。

想想也是,四零的飛刀那般的好用,若是別人也會用,于他和于無仙國都不見得是什么好事。

陸蘇安眼珠子一轉,換了個要求:“給我找一百個孩子當徒弟。”

收個徒弟能增加十天的人生殘余,一百個孩子就是一千天,好歹就有兩年多三年的人生殘余,足夠他拿來揮霍和收徒授徒了。

“一百個孩子?”四零聲音拉高,語調拉長,“你以為我是學校校長?做夢吧你!”

陸蘇安表情冰冷,取出握著的弒神槍似若也變冰冷。

“這也不行,那也不行,我只能發飆了。”

陸蘇安說發飆就真的發飆,鯤王模式開啟,猙獰重甲覆身,腳蹬人動,槍走在前。

于是四零吐出了兩個人,一個是還在昏迷的五海游,一個是即將轉醒的斷虎。

肚子里沒了礙事的兩個人,四零變幻為人,由金屬集裝箱變成了一個滑稽小男孩兒。

“滑稽”是斜眼挑眉的滑稽表情,“小男孩兒”就是字面意義上的小男孩兒,誰能想到代號“零零零零”的大內密探,也叫“大內密探”的大內密探居然是個不到七八歲的小男孩兒?

不過四零一點也不滑稽,也不是真正的小男孩兒。

有飛刀歸來,飛刀全部歸來,四零仿佛一塊人形磁鐵,吸附了所有的飛刀,而后表情不再滑稽,小男孩兒則是噌噌噌的眨眼之間長成了小青年。

小青年版的四零長得不帥不俊,容貌上偏向普通,身材上偏向發福。

陸蘇安是想要發飆,可是不能將飆發在五海游的身上,畢竟五海游是他名義上的師侄游妮旎的五叔。

四零卻將五海游吐出來當成肉盾砸向陸蘇安,陸蘇安只能停步抬手的將五海游接住。

至于斷虎,陸蘇安才不會接一個膽敢拿他當棋子的人,就用弒神槍輕輕的挑了一下同樣砸向他的斷虎。

雖是輕輕,可別忘了陸蘇安此時此刻的狀態。

那可是力量暴增的鯤王模式!斷虎被他輕輕一挑,更是用的弒神槍輕輕一挑,就被挑斷了幾根骨頭,也被挑得高高飛起。

“嗶嗶嗶嗶!我的老腰!嗶嗶個嗶嗶!我飛起來啦!”

斷虎醒了,感到了骨頭斷掉的痛苦,意識到自己處在空中。

斷虎不會飛,又有被毒電電得肌肉酥軟,就很是危險。

九九五八欲要跳起接回斷虎,一道陰影罩落他身上,令他跳不起來。

陰影是五海游,陸蘇安看在游妮旎的份上接住了他,不代表會照顧他。

四零欲要出手接回斷虎,一桿槍影朝向了他,令他不敢妄動。

槍影是弒神槍的槍影,陸蘇安需要四零答應他的條件,就以弒神槍做那逼迫。

斷虎被挑得很高,陸蘇安的動作又快,做完這些,斷虎都還在上升途中。

四零這下是真的苦笑說道:“犯得著這樣嗎?”

陸蘇安冷笑說道:“你們這些自以為是的家伙從不考慮別人的意見,不付出代價怎么能行?”

承禹之是自以為是的,所以就有了海邊的大戲,所以就有了乘淵宗的種種,所以陸蘇安卷入其中莫名其妙的成為了游妮旎的師叔。

四零與承禹之何等的相似,依然是自以為是的搞事而后牽連了陸蘇安。

“我才來無仙國,對無仙國是有好感不假,我也不介意因為那份好感為無仙國出些力,可那是以自愿為前提,而不是被你們這些家伙變相的強迫。”

“再說了,工人出了力都有工錢可收,我出了力,索要一點報酬難道有錯?”陸蘇安冷冷的盯著四零那雙瞳孔泛著金屬光澤的眼睛,冷冷的道:“還有一件事,你們不覺得一而再再而三的拿我作伐很過分嗎?!!”

是人就有脾氣,陸蘇安的脾氣算好的了,然而正如他所言,一而再再而三的拿他作伐,脾氣再好也會動怒。

斷虎的上升勢頭終于止了,身形于半空一個停滯,就開始了下落。

“死辣死辣!你們不接我,我就死定辣!”

四零被槍影指著,不敢動,九九五八推開五海游過后倒是可以動,但有人抓住了他的腳腕。

五海游醒了,又聽到了陸蘇安最后的那句話語,也有察覺自己被人利用的他就抓住了九九五八的腳腕。

四零苦笑苦嘆,說道:“好!我會給你你想要的東西。”

陸蘇安沒有收槍,有說話:“以無仙國的國運發誓。”

四零是大內密探,口頭的承諾不可信,而他深愛著無仙國,涉及無仙國的國運的誓言,他不敢輕易違背。

《徒兒休走》 免費閱讀章節

《徒兒休走》精彩評論

    中后期好磕,前期是作為一個“人”個人實力提升和各方打交道,雖然描寫有點兒戲,不過還行,自行腦補或者忽略,后面的種田和分割人類是真的爽到了。這兩個路線是真的有趣。缺點作者(步千川)更新太慢,作者(步千川)一邊工作一邊更新,養都養不肥,很痛苦。設定有點好玩,文筆一般。好康。可以說是在看過位面小蝴蝶那個進化世界建設之后看過的最爽的種田(另一個角度的)

    為您推薦

    言情小說排行

    人氣榜

    2019七星彩图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