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頁 > 資訊 > > 《嬌妻不嬌:顧總求親求抱抱》顧總求親 第18章有時候維持表面平和比撕破臉皮更好 嬌妻不嬌:顧總求親求抱抱激H

《嬌妻不嬌:顧總求親求抱抱》顧總求親 第18章有時候維持表面平和比撕破臉皮更好 嬌妻不嬌:顧總求親求抱抱激H

發布時間:2019-10-05 00:46:20編輯:百小白來源:小說作者:汐洵 狀態:已完結

今天小編帶給各位書友們汐洵原創小說《嬌妻不嬌:顧總求親求抱抱》,主角是顧忱曄,陳熙,文筆極佳內容精彩,相信各位鬧書荒的朋友們都會喜歡這上本書的,書中主要講述 卓言庭剛抽完一支煙,此刻見顧鋮曄抽,也點了一支,不過沒怎么抽,只夾在指間由著它燃,“小熙一直都以為會是她。” 大院里的孩子多,但

>>>《嬌妻不嬌:顧總求親求抱抱》在線閱讀<<<

《嬌妻不嬌:顧總求親求抱抱免費試讀


卓言庭剛抽完一支煙,此刻見顧鋮曄抽,也點了一支,不過沒怎么抽,只夾在指間由著它燃,“小熙一直都以為會是她。”

大院里的孩子多,但卻是分派系的,小時候男男女女混在一起,青春期時知道男女有別,身邊同一圈子的女生便少了,這么些年,也就陳熙還一直跟在他們身邊。

所有人都看出來她喜歡忱曄,忱曄身邊也沒有女人。

久而久之,連兩家父母都覺得,等到談婚論嫁的年紀,兩人估計就是一對了。

畢竟,于他們而言,婚姻不過是強強聯合的產物,至于本該最看重的感情,反而不在考慮范圍之內。

.........

言棘回到包間,葉蘿已經急的要出來找她了。

“怎么去了這么久?”

雖說沒什么人敢在盛世朝陽亂來,但俗話說酒壯慫人膽,萬一有那么一兩個不長眼的呢?

“遇上卓言庭了,聊了幾句。”

“那個渣男……”葉蘿干咳了一下,畢竟是言棘喜歡了那么多年的男人,當著她的面罵他渣男好像不怎么地道:“那個男人能有什么好話說?”

“沒有,所以沒說什么好話。”

見言棘不想深談,葉蘿也沒有追問,“我點了酒,代駕也找好了。”

正說著,服務生便送酒進來了。

葉蘿看清他托盤里的東西,皺著眉道:“這不是我們點的。”

她明明點的是伏特加,送上來兩杯飲料和一堆小吃果盤是什么意思?

“這是顧公子點的,他說他喝了酒,不能開車。”

“合著他喝了酒不能開車,我們就不能喝酒……”葉蘿一蹙眉,似乎明白這話里隱晦的意思了,“他什么意思?樓下蹲了一排代駕,顧氏不會是要倒閉了,連代駕都請不起了吧?”

服務生恭敬的退了出去。

葉蘿也懶得將他拽回來講道理,要是能講明白,也不至于連問都不問就直接換了她們的酒了。

言棘喝了口飲料,沒再動其他東西,“走吧。”

被這一弄,葉蘿也沒了心思,早知道還不如找到燒烤攤。

出了盛世朝陽金碧輝煌的旋轉玻璃門。

言棘一眼就瞧見了靠著墻抽煙的顧鋮曄,襯衫的下擺并沒有中規中矩的扎在西褲里,而是扯出來了一邊,扣子也扣得有些低。

一只手夾著煙,另一只手拿著車鑰匙。

在她看過去的同時,顧鋮曄也抬眸朝她站的方向看了過來,視線透過呼出的煙霧,落在了言棘的臉上。

唇角勾出一道似笑非笑的弧度。

他微瞇著眸,漫不經心的站直了身體,拿車鑰匙的那只手伸直,“開車。”

言棘看向不遠處蹲著的一排代駕,冷笑著出聲,“顧公子不會是窮得連請個職業代駕的錢都沒有了吧?”

“言棘,有時候維持表面平和比撕破臉皮更好,別讓自己連僅存的退路都沒了。”

他不再叫她‘言小姐’,而是叫她的名字。

言棘微笑著直視他的眼睛, “就我和顧公子這種狀態,維持表面平和和撕破臉皮有不同嗎?”

《嬌妻不嬌:顧總求親求抱抱》 精彩點評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寫的還是不錯的。作者(汐洵)對官場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爭應該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紅刃的廝殺。更不像很多官場腦殘文,官斗就是拉幫結派,最后在常委會上玩舉手的游戲。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顧忱曄,陳熙)成為遼東省長,后面的內容就成為雞肋了。也許作者(汐洵)構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員的眼光,氣魄還有思維。情節大多都是日常瑣事,裝逼打臉,大大拉低整《嬌妻不嬌:顧總求親求抱抱》的格調,真的非常可惜。雖然小說里的女性角色都寫的不錯,但是還是覺得應該單女主(顧忱曄,陳熙),心目中還是希望能坐上那個位置的人是一個有道德潔癖的人。

嬌妻不嬌:顧總求親求抱抱

嬌妻不嬌:顧總求親求抱抱

作者:汐洵類型:現代言情狀態:連載中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寫的還是不錯的。作者(汐洵)對官場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爭應該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紅刃的廝殺。更不像很多官場腦殘文,官斗就是拉幫結派,最后在常委會上玩舉手的游戲。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顧忱曄,陳熙)成為遼東省長,后面的內容就成為雞肋了。也許作者(汐洵)構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員的眼光,氣魄還有思維。情節大多都是日常瑣事,裝逼打臉,大大拉低整《嬌妻不嬌:顧總求親求抱抱》的格調,真的非常可惜。雖然小說里的女性角色都寫的不錯,但是還是覺得應該單女主(顧忱曄,陳熙),心目中還是希望能坐上那個位置的人是一個有道德潔癖的人。

小說詳情
2019七星彩图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