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頁 > 資訊 > > 《為長生》為長生為什么不寫了 章十三.赴約定 為長生XXOO

《為長生》為長生為什么不寫了 章十三.赴約定 為長生XXOO

發布時間:2020-04-28 16:40:02編輯:百小白來源:閱文集團小說作者:吾即正道 狀態:已完結

《為長生》為吾即正道最新力作,本網站免費提供“新書發布!”在線閱讀,無廣告,無彈窗,歡迎閱讀。精彩內容: “什么。”李仙緣面色一沉,掙脫鴇子站起。 鴇子被推得險些從座位上摔落,一愣后捂嘴輕笑:“別急,我看她身手不凡,不會有事的。” 李

>>>《為長生》在線閱讀<<<

《為長生免費試讀


“什么。”李仙緣面色一沉,掙脫鴇子站起。

鴇子被推得險些從座位上摔落,一愣后捂嘴輕笑:“別急,我看她身手不凡,不會有事的。”

李仙緣置若未聞,快步走向門口。剛走出幾步就聽鴇子在身后嬌聲道。

“你當真要離去?奴家這人呢心眼小,你若不聽話奴家可會記一輩子哦~”

李仙緣理也未理,身影消失在大門。

“小娘子,我、我從未在這青樓見過你,莫不是新來的人兒嗎,啊?嘿嘿嘿嘿……”說話之人醉醺醺的,站立不穩左搖右擺。

“你們是何人。”姬滄海秀眉微蹙,嗔怒兩個擋在身前的醉漢。

月色、燈籠映照姬滄海絕美臉龐,令人移不開視線。來這風月場所尋花問柳的也自然不會有什么君子,喝醉了酒的青年們看到自然會勾搭調笑一番。

周圍人也只是看熱鬧,另一人也嘿笑道:“看你年紀不大,就被賣到青樓甚是可憐。不如我們哥倆將你贖出來,定將你好好對待。”

二人相視Yin笑幾聲。其中一人伸手,就要去摸姬滄海臉頰。

姬滄海眸中掠過怒意,下意識伸手摸劍,摸了個空才想起,換男裝時將東西都放在了客棧。

眼見醉漢咸豬手就要摸到姬滄海面頰,斜地里倏然伸出一只手擋住,順勢一拗,后者疼的哎喲一聲,捂著手腕跪倒在地發出慘叫。

“仙緣!”姬滄海見到來人,面色一喜。

李仙緣冷著臉用了幾分力氣,緊接一擰。醉漢不由自主翻身背對李仙緣。

自己終究只是少年,力氣不多,只能憑借巧勁暫且制服。等旁邊那位同伴清醒過來,恐怕就要狼狽了。

想到此處,李仙緣飛起一腳正揣在醉漢屁股上。那醉漢踉蹌往前跑了數步,最后居然一頭扎進青湖。

撲通一聲,水花四濺。周圍與橋上人群目光皆被吸引來。

“快走。”李仙緣一把拉起姬滄海,趁周圍人沒反應過來,擠開人群逃開。

拉著姬滄海跑過石橋,又跑出兩條街道李仙緣才停下。微微氣喘望向身后,沒人追來。

“你派祖師泉下有知,非要從棺材里跳出來揍你。”李仙緣不知該說姬滄海什么:“兩個醉漢都能欺負你,你的法術和法寶呢。”

跑了兩條街姬滄海沒事人一般,叉腰得意道:“人家還未筑基,哪來的法寶。再說剛才不是有你嘛。”

“我要不在呢。”李仙緣整理好因為跑步而散亂的發絲。

“嘻嘻,你在關心我嘛。”姬滄海并未意識到什么,還腆著臉湊上來凝視李仙緣臉龐。

李仙緣張口正要說話,一張紙沒來由被風吹動,糊到李仙緣臉上。

姬滄海毫無形象指著李仙緣,捂肚子哈哈大笑,李仙緣奇怪掀開紙張,目光看了上去。

紙張是某本書的一頁,被單獨撕下。只不過整頁都被黑墨涂黑。僅有幾點留白。

每點留白都是一個字,拼在一起便是——勿忘之前諾言

之前諾言……

李仙緣微微思索,環顧周圍。

他這時才發現這條街上空無一人,月色下空曠寂靜。

姬滄海后知后覺,看向四周,手按上腰間棗紅色古樸香囊:“什么人裝神弄鬼!”

李仙緣拍了拍姬滄海肩膀,說道:“滄海,你先回客棧,我有事要處理。”

“要我陪你嗎。”姬滄海放下戒備,歪頭看李仙緣。

李仙緣搖頭:“不用,我一人足矣。”

姬滄海乖巧點頭:“好吧。那我回客棧等你。”

李仙緣點頭,獨自向前走去。

姬滄海駐足原地,目送李仙緣走到街道盡頭,消失拐角處。忽然如小狐貍得逞般嘿笑一聲,返身原路返回,來到離賞芳院不遠的一條幽靜胡同內。

早有兩人在此等候,看到姬滄海走來臉上堆笑迎上前:“小姐,我們已經按照你的吩咐做了,這打也挨了,您看……”

這二人渾身酒氣,其中一人還渾身濕透往下淌水。正是先前在賞芳院調戲姬滄海的醉漢二人。

“拿著吧。”姬滄海道袍一揮,幾抹雪白碎銀飛射而出,落在醉漢手里。

那醉漢拿牙咬了咬,喜笑顏開收起,忽然又有些為難道:“小姐,您那位相好的下手實在重……我這同伴被踢下河,渾身發冷。要不您再多給點,讓我們去看醫生?”

銀子落手,醉漢又貪得無厭起來。

姬滄海冷哼一聲,又是幾枚碎銀射出。

“拿了銀子就快走,今日之事你們要守口如瓶。一旦傳出去……你們知道后果。

“小的明白,今后我們兄弟倆見到小姐您和那位公子繞著走,先告辭了,先告辭了。”拿了銀子,兩個醉漢點頭哈腰從姬滄海身邊跑過。姬滄海走出胡同,就見那倆醉漢又勾肩搭背的鉆進另一家青樓。

“骯臟的男人。”姬滄海嗤之以鼻,腦中浮現起某人側臉又好似懷Chun少女般癡笑道:“還是我家仙緣好,來Chun樓都只是看熱鬧而已。”

……

月光銀輝披灑街道與房屋,街道上空無一人,偶爾會有紙錢被風吹動,在地面翻滾挪移。

高門大宅,門前威武石獅子陰影下顯得猙獰,朱漆大門緊閉。兩盞高掛慘白燈籠隨風微微擺動。

燈籠上奠字被燭光扭曲投影在街道,宛如干枯怪手。

如此寂靜森冷街道,一道身影從遠處走來。

那道身影來到高門大宅前,邁上臺階。伸手叩動椒圖口中門環。

嘭嘭嘭——

叩門聲在幽靜街道穿的格外遠。

片刻,有腳步從門后響起,快速接近。

嘎——

大門被拉開一條縫,一盞白燈籠先是探出,隨后是一顆帶著小帽的腦袋。

家丁奇怪看李仙緣:“這么晚了,你找誰。”

李仙緣拱手:“勞煩告訴二小姐,李仙緣拜訪。”

恰逢一片云朵飄過,遮擋月光投下大片陰影。本就幽靜街道更加陰暗。

家丁莫名打了個冷戰,聲帶顫意:“二、二小姐……”

大概是想起自己是李家家丁,沒什么好怕的。家丁壯著膽子道:“二小姐已經病故,你不知道嗎。”

“那就勞煩通報一聲老夫人。”

“是……公子你稍等。”家丁收回燈籠,縮頭將門緊閉,跑去找老夫人了。

《為長生》 精彩點評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寫的還是不錯的。作者(吾即正道)對官場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爭應該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紅刃的廝殺。更不像很多官場腦殘文,官斗就是拉幫結派,最后在常委會上玩舉手的游戲。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陰咀子,童生)成為遼東省長,后面的內容就成為雞肋了。也許作者(吾即正道)構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員的眼光,氣魄還有思維。情節大多都是日常瑣事,裝逼打臉,大大拉低整《為長生》的格調,真的非常可惜。雖然小說里的女性角色都寫的不錯,但是還是覺得應該單女主(陰咀子,童生),心目中還是希望能坐上那個位置的人是一個有道德潔癖的人。

為長生

為長生

作者:吾即正道類型:仙俠狀態:連載中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寫的還是不錯的。作者(吾即正道)對官場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爭應該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紅刃的廝殺。更不像很多官場腦殘文,官斗就是拉幫結派,最后在常委會上玩舉手的游戲。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陰咀子,童生)成為遼東省長,后面的內容就成為雞肋了。也許作者(吾即正道)構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員的眼光,氣魄還有思維。情節大多都是日常瑣事,裝逼打臉,大大拉低整《為長生》的格調,真的非常可惜。雖然小說里的女性角色都寫的不錯,但是還是覺得應該單女主(陰咀子,童生),心目中還是希望能坐上那個位置的人是一個有道德潔癖的人。

小說詳情
2019七星彩图规 重庆快乐十分人工计划 秒速时赛车预测软件 正规极速赛车官网 广西快三官方网址 一分彩开奖结果下载 辽宁福彩35选7奖金 云南11选五5前三开奖走势图 浙江十二 天津11选5走势图基本 福彩群英会玩法技巧 广东36选7开奖官网 排列五和值走势图 好彩1开奖软件 黄金股票最近走势 陕西快乐10分规则 领益智造股票股吧